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那夜让小姨子怀孕
那夜让小姨子怀孕
魔幻KTV门前。
  周天刚把车子停好,就看到了小姨子李若诗。
  这妮子长得青春靓丽,今天化了淡妆,更显娇美可人。
  “若诗,快上车吧,妈等你回去吃饭呢。”
  周天下来开车门,他一条腿不太好使,显得很吃力。
  “哟,这不是若诗那个瘸子姐夫吗,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呀。”
  “左脚着地一米六,右脚着地一米七,平均身高一米六五,嘻嘻……”
  “快别笑话人家了,残废也挺不容易的……”
  跟李若诗一起出来的几个年轻女孩,叽叽喳喳笑得很开心。
  李若诗气得小脸煞白,每次遇到这个窝囊废姐夫,准没好事!
  这不又被同伴嘲笑了?
  “还不快上车?我不是让你在街对面等我吗?”
  李若诗狠狠瞪了一眼周天,上车坐在了后座上。
  “怕你过马路不安全,就开过来了……”
  “还废话!脸都被你丢尽了。”
  “……”
  周天不敢再说了,开车带着李若诗离开了这里。
  入赘李家三年多了,他的地位都不如一条狗,想想心里也是难过。
  “妈,我回来了。咦,她是谁?”
  李若诗一进家门,就看到了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
  “还能有谁?瘸子的妹妹!”
  张淑云没好气的白了周天一眼。
  对这个没家世没背景腿脚还不好的女婿,她是掐半个眼珠子看不上。
  “哦,我回房间了。”
  李若诗嫌弃的瞟了穿着土气的周天妹妹一眼,回自己房间了。
  “妹妹,你怎么来了?”
  周天疼爱的看着周灵。
  “这学期学费没攒够……”
  周灵搓着衣角,小脸通红低声道。
  “差多少?”
  “还差一千多。”
  “打个电话就行了,你还来一趟……”
  周天说着偷看一眼张淑云,真怕这个母老虎对妹妹发飙。
  果不出所料,张淑云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要饭要到这来了,还要不要点脸了!”
  张淑云双手叉腰,瞪着周灵。
  “阿姨,这钱我会打工还给我哥的,您别发火。”
  “还?你拿啥还,出去卖啊?”
  张淑云一脸鄙视,冷冷一笑。
  “妈,话别说那么难听,又不用你掏腰包,我自己有钱。”
  周天强压着火,怎么侮辱他,他都可以忍,可这样侮辱妹妹,他真要控制不住了。
  “你有钱?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吃我家用我家的,就是个吃软饭的,你哪来的钱?”
  “我……”
  “你什么你?除了洗衣做饭,你出去挣来一分钱了吗?”
  “我那死鬼老公真是昏了头招你进门,你倒是争点气啊,什么本事没有还先瘸了!”
  “养你一个废物就够瞧的了,还要养你一家子废物吗。”
  “可怜我闺女一朵鲜花,怎么就插你这坨牛粪上了。”
  被丈母娘一顿数落,周天脸上火辣辣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入赘李家没多久,他的左腿就出了问题,走路一瘸一拐,这也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哥,学费我再想想办法,我先走了。”
  周灵眼圈红了,开门冲了出去。
  “妹妹!”
  周天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赶紧追了出去。
  由于腿脚不好,刚出门就摔了一跤,额头撞了个大包。
  “真是没用的玩意,呵呵,难怪你妹妹那么下贱来借钱,一对废物。”
  张淑云抱着双臂,站在门口冷嘲热讽。
  “你说谁下贱?”
  周天忍不住了,爬起来吼道。
  把张淑云吓一跳,三年多了,周天一直都温顺的很,突然凶起来还挺吓人。
  不过很快她就镇定了,“吆喝,还想造反呐,你要不愿意在这呆,就赶紧滚,给好人腾地方!”
  周天嘴唇都咬破了,走就走,这样像条狗一样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心里担心妹妹,他快速的下楼到了街上。
  哪还有妹妹的影子?
  委屈和辛酸涌上心头,周天呆呆的坐在了没人的角落里。
  指甲抠进泥土,流出了鲜血,他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痛。
  被岳母赶出家门,自己能去哪?
  没学历没本事,腿还瘸,恐怕生活都成问题。
  一想到貌美如仙的老婆李若雪,周天还真舍不得离开她。
  尽管李若雪也不待见他,这三年多都没让他碰一下。
  委屈归委屈,妹妹的学费,始终还是要解决的。
  可自己辛苦攒下的几百块私房钱又不够……
  长叹了一声,周天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藏在心中十年的号码。
  接通后,周天只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和所在位置,便挂断了电话。
  两小时后……
  一架商用直升机盘旋降落,一个衣着华贵的老者,带着两个随从风风火火跑进了胡同。
  “少爷,真的是少爷!”
  老者恭敬的站在周天面前,激动得老泪纵横。
  那两个随从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心中震惊不已。
  谁能想到面前这个废物模样年轻人,竟是失踪十年,第一豪门的少爷!
  “裘管家。”
  “少爷,您那同父异母的弟弟得暴疾死了,您继母在周家已无任何地位,更不会威胁您生命安全,老爷吩咐一定把您找到,您是周家唯一的继承人啊……”
  裘管家还没说完,周天就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幼时继母要暗害他,不得已逃出京城,这一逃,便是十年!
  要不是周灵的父亲收养了他,他早就冻饿而死了。
  那时自己的亲生父亲在做什么?
  可能还搂着继母宠着弟弟呢吧!
  养父的恩情,一定要报答。
  同在屋檐下数年的周灵,周天早已把她视作亲妹妹。
  至于亲生父亲,还有财势通天的周家,周天一时还没法消除心中那层隔阂。
  “能不能借我两千块,我有急用。”
  周天想了想,平静的问裘管家。
  噗通!
  裘管家一紧张,直挺挺的跪在了周天面前。
  “少爷您是在打老奴的脸么,您可是老爷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就算两千亿也没问题啊!”
  “这卡里有五千万,老爷特地吩咐我带过来的,给您回城的路上零花……”
  说着,裘管家把一张黑色卡片递了过来。
  周天也没客气,把卡接过收入怀中。
  “回去告诉我爸,不要来打扰我,我在这里有家有老婆,有自己的生活。”
  扔下这句话,周天转身一瘸一拐离开了这里。
  把裘管家紧张得直哆嗦,少爷他万金之躯,竟然……腿瘸了?
  “少爷不肯回去,没法和老爷交代啊。”一个随从很是担忧。
  裘管家望着周天离去背影,长出了一口气:“知道少爷在哪就好……”
  ……
  周天平稳了一下心绪,然后一个人去了市医院。
  他的腿并非什么不治之症,只是没钱医治罢了。
  静脉栓塞,一个小手术就能解决,现在有了钱,这些都不是问题。
  从医院出来后,周天心里畅快了好多。
  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出瘸了,过几天就会和正常人一样。
  周天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想到了妹妹周灵,他还是很担心的。
  周灵整个暑假,都在丽江海鲜酒楼当服务员,所以周天直接打车找到了那里。
  刚进酒楼大堂,就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女子,这女子站在周灵面前,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周灵,你刚才去哪了?”
  彭娜指着周灵的鼻子质问着,她是酒楼的领班,一直看周灵不顺眼。
  “彭姐,快开学了,所以我刚才去找我哥借学费……”
  周灵明显对彭娜很畏惧,小声的回答着。
  “跟我请假了吗你就随便出去?”
  “彭姐,我没找到你,电话又打不通。”
  “你个小穷鬼,学费都交不上还得靠借的,活成这样还真是失败啊。没跟我打招呼就敢随便出去,你有没有把我放眼里?”
  彭娜训斥着周灵,心里却爽的很。
  心想谁让你长的漂亮了?男人都被你勾去了,哼,收拾的就是你。
  见周灵被人这样骂,周天快步走了过去,“你嘴巴干净点,干嘛欺负人?”
  彭娜打量了周天一番,看到周天一身地摊货行头,她噗嗤一声笑了。
  就这样一个穷狗,还想英雄救美吗?
  “呵呵,我就是喜欢欺负她,你有意见?”
  第2章 他们说了不算
  周灵眼中噙着泪,心里委屈极了。
  她承认自己是很穷,可穷就活该被欺负么?
  “哥,你怎么来了?”
  周灵硬挤出一丝笑容,来到周天面前。
  望着懂事乖巧的妹妹,周天心里挺不是滋味。
  他知道妹妹在假期打工赚学费,却没想到她的处境是这样的。
  “不放心你,就来看看,顺便给你送学费。”
  周天温和的对周灵笑了笑。
  一边的彭娜见状,心里对周天更加不屑了。
  怪不得穿的这么寒碜呢,闹了半天是周灵的哥哥啊。
  “我们酒楼可是高档场所,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如果你不是来消费的,就马上离开。”
  彭娜阴阳怪气的看着周天说道。
  周天看了彭娜一眼,“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来消费的?”
  “呵呵,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性,穿的像叫花子似的,这里也是你能消费起的?”
  彭娜鄙夷的撇着嘴,呵呵冷笑。
  消费不起?
  周天觉得好笑,这年头以貌取人的傻缺太多了。
  “哥,别跟她吵了,你先走吧,等我下班了去找你。”
  周灵怕事情闹大,赶紧往外推周天。
  周天一看妹妹那着急的神色,他不想让妹妹为难,也就准备先离开这里,等妹妹下班再说。
  可没想到,这时彭娜说话了,“周灵你不用等了,现在你就可以下班了。”
  周灵听了一怔,“彭姐,还没到下班时间呢。”
  “不用等下班,从今以后你都不用来上班了,你被开除了。”
  彭娜哼道。
  周灵一听就傻了,找份工作不容易,还有几天就开学了,这几天还能赚点钱的。
  “我看你也就是个领班吧,你有什么资格开除我妹妹?”
  周天问彭娜。
  “滚一边去,你知不知道我男朋友是谁啊?我说开除你妹妹,你妹妹在这里就干不下去,懂不懂?”
  提起自己的男友,彭娜很是得意。
  “宝贝儿,在这吵什么呢,他是谁啊?”
  就在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这男人一身西装,长的白白净净的,过来就搂住了彭娜。
  彭娜立马变得温柔起来,一脸崇拜的看着孙成,“孙哥,这土包子是周灵的哥哥。你快点把周灵开除了吧,看到她人家就心烦。”
  “哦?”
  孙成眯了眯眼睛,看看周天,鼻孔中哼了一声。
  能当这个酒楼的大堂经理,孙成也算什么人物都见过了,所以一看周天的衣着打扮,他从内心就瞧不起。
  “周灵不是干活挺认真的吗,为什么开除她?”
  孙成贪婪的偷瞄一眼周灵,他早想把周灵潜规则了,只是一直没机会。
  彭娜一听不高兴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她在我面前晃悠。”
  孙成没言语,这个理由就开除周灵,有点说不过去啊。
  况且还没把周灵弄到手呢,孙成还真有点舍不得。
  见孙成不说话,彭娜火了,“哼,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喜新厌旧!”
  “没有没有,哈哈,别生气嘛宝贝!她算个啥啊,我现在就开除她。”
  孙成哈哈一笑,然后对周灵说道:“去财务那领工资,你可以回家了。”
  “今天的工资扣了,让你出去浪不好好上班,哼哼。”
  彭娜兴灾乐祸的对周灵说道。
  周灵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她的心里难过极了。
  刚要往财务室走,周天却拉住了她。
  “妹妹别难过,他们说了不算。”
  周灵惊讶的抬起了头,她发现此刻的哥哥,好像跟以往不太一样了。
  至于哪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
  孙成听到周天的话后,不由得嗤笑了几声,道:“我说了不算,难道你说了算?”
  “哈哈,你个傻子真是笑死人,我孙哥是大堂经理,你竟然觉得他说了不算。”
  彭娜笑得前仰后合的,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周天。
  “没事的哥,你先走吧,我去领完工资也走。”
  周灵小声的对周天说道,看到孙成和彭娜这样嘲笑哥哥,她很心疼。
  “该走的是他们。”
  周天很平淡的说了一句,拉着周灵的胳膊,没让她动。
  “行了行了,赶紧滚吧,这不欢迎你。”
  孙成不耐烦的冲周天摆摆手。
  周天没理会孙成,问周灵道:“妹妹,你有你们老板的电话吗?”
  “有。”
  周灵点点头,却不知道周天要做什么。
  “怎么,还想找我们老板告状呀?我告诉你没用的,你这种垃圾,我们老板才没功夫搭理你。”
  彭娜对着周天冷嘲热讽。
  “妹妹,给你们老板打电话,让他现在就过来,我要买下这家海鲜酒楼。”
  周天沉声说道。
  “啊?”
  周灵都懵了,不过她还是拨通了老板的电话。
  孙成和彭娜都愣了一下,但很快他们就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又疯一个。”
  “孙哥,我要不行了,快被这傻子逗死了。”
  周天就当没听见,带着周灵在这等酒楼老板到来。
  不到一分钟,老板就从楼上下来了。
  “鄙人姓徐,请问是你要买下我的酒楼?”
  徐老板很客气的问周天。
  “老板你可别理他了,这就是个精神病。”
  “是呀老板,你看他这副穷酸样吧。”
  孙成和彭娜规规矩矩站在一边,一副讨好的模样,提醒着徐老板。
  徐老板毕竟见过大世面,他并没有小看周天。
  “这位先生,我的酒店生意很好的,所以你至少出五百万,才能卖给你。”
  徐老板试探性的对周天道。
  其实也就值三百万,但酒店生意确实不错,所以徐老板故意把价格抬高许多。
  “可以,你去准备合同吧,给我个帐户,五百万现在就给你转过去。”
  周天平淡的道。
  “好……,好的先生!”
  徐老板激动极了,这位居然连价钱都不讲,卖了五百万,绝对是天价了啊。
  带着周天去了财务室,很快,五百万就到帐了……
  再次回到酒店大堂,徐老板还感觉像在做梦。
  居然多卖了近一倍的价钱,血赚啊!
  看着周天的邋遢穿着,徐老板心中暗叹,现在的有钱人都这么低调的吗。
  孙成和彭娜心里慌的不行,一开始还以为周天在装模作样,万没想到对方是来真的啊。
  都怪自己有眼无珠,这下可捅娄子了!
  “先生,我收拾一下东西就走了哈,这酒楼归您了。”
  徐老板心满意足,跟周天热烈握手,然后上楼收拾东西去了。
  “老板……”
  孙成和彭娜颤抖着来到周天面前,差点跪了。
  能不紧张么,周天现在可是他们的新老板了。
  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两个人,此刻在周天面前乖的像孙子一样。
  “你们两个可以滚蛋了。”
  周天冷冷一笑,看着孙成和彭娜。
  二人听了如遭雷击,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花五百万买下酒楼,就为了开除他们,要不要这么有钱任性……
  “老板手下留情啊,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还有房贷,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啊……”孙成也顾不得脸面了,跪在周天脚下哀求起来。
  “老板你把我留下吧,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彭娜摇晃着周天的胳膊,还想使美人计呢。
  “你闭嘴!要不是你,我能惹老板生气吗?”
  “孙成,你白玩我一年多还管我?”
  “……”
  两个人狗咬狗,在酒店大堂就干起来了。
  周天一皱眉,招呼保安把他俩都赶了出去。
  “妹妹,以后这家酒楼就是你的了,你有空过来照看一下就行。”
  周天温柔的望着妹妹说道。
  周灵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喃喃的道:“哥,你怎么有这么多钱啊。”
  “以后你会明白的,哥先走了。”
  周天微微一笑,然后离开了这里。
  挥手拦了辆出租车,周天往家中赶去。
  刚到楼下,就看到一辆崭新的宝马7系停在那。
  周天也没在意,但想起凶悍势利的丈母娘,他摇摇头,迈步上了楼。
  一进屋,就看到张淑云满面笑容,把一盘洗好的水果放在一个青年的面前。
  “小非呀,若雪一会就下班了,你先坐会,阿姨陪你聊天。”
  张淑云亲热的招呼着钱小非。
  钱小非,北川市钱氏集团公子哥,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他也是曾经李若雪众多追求者中最翘楚的一个,从高中开始就猛烈追求,只不过一直没能如愿。
  这次回来,钱小非对李若雪仍然心心念念。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李若雪嫁了个瘸子老公,这事他也听说了。
  嫉妒和不甘之余,他也觉得自己是有机会挖墙角的。
  “好的阿姨,咦,这位是……”
  看着走进门的周天,钱小非一怔。
  “哼,他就是若雪那个瘸货老公。”
  张淑云没好气的瞪了周天一眼,“不都说好滚蛋了么,还有脸回来啊?”
  “呵呵,他就是若雪的老公啊,我能想象这几年若雪过的什么日子了。”
  钱小非戏谑的笑了笑,看到周天穿着这么老土,他心里鄙视极了。
  就这种穷狗,也配拥有李若雪?
  周天没说话,平静的看了一眼钱小非,然后往自己房间走去。
  “有客人在都不知道打个招呼吗?这么没教养!哟,腿脚咋还利索了?”
  张淑云惊讶极了,心想这个瘸货腿怎么突然好了。
  “妈,我回来了。”
  就在这时,门开了,一个长相甜美动人、身材婀娜窈窕的长腿美女,走进了客厅。
  这女人一进门,周天眼神一柔,停下了脚步。
  钱小非看到这个女人后,魂都快飞了,很绅士的起身,手捧鲜花,迎了上去。
  第3章 很有面子是吧
  “若雪,你可回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
  钱小非尽量克制心中的燥动,表现的很大方得体,把玫瑰花献了上去。
  正是李若雪下班回来,只不过她没想到,是这只苍蝇来了。
  上高中时就被钱小非骚扰出阴影了,此时钱小非上门,让李若雪有种阴魂不散之感。
  看了周天一眼,李若雪心中不免一阵的忧伤。
  但凡自己的男人能有点出息,钱小非也不至于这么嚣张啊。
  “嗯。”
  李若雪只是点点头,却没有接鲜花。
  “呵呵,小非呀,若雪最近工作出了点问题,所以心情不好。”
  一边的张淑云见情况不对,赶紧过来打圆场。
  “是吗?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说说。不是我夸海口,在北川市,还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
  钱小非很有底气,拍着胸脯保证。
  他老爸有钱有势,人脉又广,在北川市确实吃的开。
  至于李若雪没接受他的玫瑰花,这不算什么,他有的是耐心。
  张淑云听完笑了,“是呀是呀,阿姨一百个相信!不像某些废物,遇到个大事小情的,只能干瞪眼。”
  说着,张淑云嫌弃的瞟了周天一眼。
  周天没说话,岳母瞧不起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已习惯。
  看到母亲在外人面前如此贬损周天,李若雪的心里还是挺不舒服的。
  就算再废,那也是她名义上的老公。
  “妈,我累了,回房间歇着了。”
  说着,李若雪看了一眼周天,示意他也进房间,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小非你别往心里去,最近若雪总被上司找毛病,所以才……”
  “妈!”
  没等张淑云说完,李若雪就喝止了她。
  “呵呵,原来是这点小事呀,回头我约若雪上司吃个饭,让他以后别找若雪麻烦也就是了。”
  钱小非微微一笑。
  “太好了小非,阿姨就提前谢谢你啦。”
  张淑云眉开眼笑,对钱小非的话深信不疑。
  “小事一桩,阿姨您真是太客气了。”
  “我们下楼走走吧。”
  李若雪拽了拽周天的衣角。
  把周天弄得一怔。
  结婚三年了,老婆都懒得和他说句话,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李若雪这是讨厌钱小非,找个机会出门罢了。
  “好。”
  周天冲李若雪温柔一笑。
  “好什么好?你自己出去吧,天黑前别回来,若雪在家陪客人。”
  张淑云瞪了周天一眼。
  “阿姨,若雪老公腿脚也好了,不如我帮他找个工作吧。一个大男人一分钱不挣,靠老婆在外面打拼,也太不像话。”
  钱小非说道。
  李若雪听了很是很意外,周天的腿居然好了?
  “小非你说的太对了,是不能让我女儿再白白养着他了。”
  张淑云不住的点头,对钱小非的话深以为然。
  “那好阿姨,寰宇国际人事部经理是我好朋友,要不我们现在就带他过去试试?”
  钱小非试探性的问张淑云。
  他已经有了计划,要当着李若雪和张淑云的面,好好羞辱周天一番。
  要让李若雪知道,她选的这个老公有多窝囊,多低贱。
  投入他钱小非的怀抱,才是明智的选择!
  “好的小非,那我去换换衣服。”
  张淑云对此很满意,连连点头。
  “妈,工作我自己能找,不用他帮忙。”
  周天这时说道。
  张淑云脸立马拉下来了,“钱大少好心帮你找工作,你还不领情?”
  “我自己也能找到的。”
  “你找到个屁!马上跟我走,不然你永远别回这个家了。”
  张淑云生气的瞪着周天。
  周天很无奈,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婆。
  李若雪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母亲的提议。
  她也希望周天能像别人的老公一样,有份工作,也免得总被人嘲笑是个瘸子废物。
  “妈,是要去寰宇国际吗?我也要开开眼界去,那可是咱们市的明星企业呀!”
  这时房间里的李若诗走了出来,开心的说道。
  周天没办法了,丈母娘说的出就做的到,拧着来真会被赶出去。
  一家四口坐上钱小非的宝马车,往寰宇国际驶去。
  宽敞舒适的豪车,让张淑云羡慕不已。
  她甚至产生个念头,早晚把周天赶出家门,找个像钱小非这样的金龟婿。
  十分钟后,寰宇国际。
  周天他们刚进公司,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就注意上周天了。
  仔细看了周天几眼后,这美女神色大变,抱着文件飞快的跑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董事长!您让我留意的那个年轻人,来咱们公司了!”
  这美女是董事长苗鹏举的助理,柳月儿。
  刚才看到了周天,她又惊又喜,赶紧向苗鹏举汇报。
  “真的!?”
  苗鹏举呼的一下站起,激动极了。
  他名义上是寰宇国际的董事长,可也只是京城周家的一个马前卒罢了。
  这家公司,实质上是周家的产业。
  周天和裘管家见面的时候,一个随从用手机偷拍了周天。
  就在刚刚,裘管家把周天的照片传到了苗鹏举手机上。
  吩咐苗鹏举,务必照顾好这位金枝玉叶的大少爷。
  苗鹏举哪还坐得住,少爷在此,这可是他表现的绝佳机会啊!
  “人在哪?”
  “就在人事部。”
  “快!”
  苗鹏举大手一挥,急匆匆带着柳月儿冲了出去。
  ……
  人事部经理办公室内。
  “江伟啊,这是我好朋友的老公,你能不能给安排个工作?”
  钱小非翘着二郎腿,指了指身后的周天,问人事经理江伟。
  面对钱大少,江伟不敢怠慢,“钱少,你也知道的,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寰宇,现在真没岗位呀。”
  “你不是说缺个保洁员吗?”
  钱小非狡黠一笑,冲江伟眨了眨眼。
  江伟是个人精,立马明白钱小非的用意了。
  钱大少是想磕碜这美女的老公啊,莫非是要挥起锄头挖墙角?
  果然是倾国倾城的极品美人……
  偷看一眼李若雪后,江伟心里不平衡了。
  这么窝囊到靠别人找工作的男人,居然娶这么漂亮的老婆,真是没天理!
  “嘿嘿,是缺保洁员,不过要扫厕所的,你朋友这位老公能胜任吗?”
  江伟用嘲弄的目光笑望着周天。
  闻言,李若雪柳眉微皱,脸都在发烧。
  偏偏周天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令她心都凉了。
  她恨自己的男人太没用。
  人家都要派你扫厕所了,还无动于衷?
  保洁员是爷们干的活么,分明是在羞辱你!
  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阿姨,您觉得怎么样?寰宇国际是很难进的。”
  钱小非一副很为难的模样,问张淑云。
  张淑云也感觉不太像话,但还是说道:“他也没啥能力,挣点就行,总比在家呆着让邻居笑话强。”
  “喂,保洁员你能不能干?在家不是很能打扫卫生吗?”
  张淑云不耐烦的问周天。
  “你女婿当保洁员,你很有面子是吧。”
  周天说道。
  “你……”
  张淑云愣了一下,一时有些语塞。
  “有些人就是脸皮厚,反正有老婆养着他,他当然不上进了。”
  钱小非往椅背上一靠,“你这种人就是自私,不为老婆着想。如果我是你这样的,什么工作都肯干,只为减轻若雪的负担。”
  “是呀,别好高骛远嘛,在寰宇国际,就算当保洁员也很有前途的。待遇方面呢,看在钱大少面子,可以加五百块给你,月薪三千怎么样?”
  江伟一脸讥笑看着周天,“你要好好感谢钱大少和你老婆哟,不然厕所都没得扫呢……”
  “江伟!你好大的狗胆!”
  就在此时,一道深厚的中年男子声音传来。
  紧接着,虚掩的门被一脚踹开。
  第4章 给这位先生道歉
  “董事长,您,您怎么来了……”
  看到门口怒气冲天的苗鹏举,江伟大吃一惊,赶紧站了起来。
  “寰宇国际是你家的,我不能来是不是?”
  苗鹏举一脸阴沉,瞪着江伟。
  “不不不,董事长您听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江伟吓得脸都白了,他也没闹明白董事长为何这么大的火气。
  “那你什么意思?这位先生是来应聘的吧,你刚才是什么工作态度?”
  苗鹏举厉声质问江伟,然后到了周天近前。
  眼前这位就是周家少爷啊!
  我的天,少爷是来体验底层生活的吗?穿衣打扮也太普通了……
  苗鹏举心中暗自惊叹。
  “对不起董事长,刚才是我态度不好……”
  江伟擦着冷汗,大气都不敢出。
  苗鹏举恨不得胖揍江伟一顿,这个蠢货,你想死别害老子啊!
  少爷一生气,我都得卷铺盖回家喂孩子去!
  看着周天一脸淡然的样子,苗鹏举终于松了口气。
  本想给周天鞠躬行礼的,可裘管家早就交代过,少爷不希望被人打扰,所以万万不能透露少爷的身份。
  “这位先生,我的下属不懂事,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苗鹏举脸笑得像个包子,弯着腰对周天说道。
  顿时,在场人全都目瞪口呆。
  苗鹏举是什么人物?
  那可是寰宇国际的董事长,居然在周天的面前点头哈腰的……
  把周天也给弄愣住了,他也不知道苗鹏举为何这么给他面子。
  见周天没说话,苗鹏举心里慌的一匹。
  “你过来,给这位先生道歉!”
  苗鹏举指着江伟喝道。
  什么?
  给这小子道歉?
  江伟心里是一百个不情愿,自己好歹是个经理,有身份的人,能给周天这种人道歉么。
  “董事长,这个就不必了吧。”
  江伟忐忑的道。
  “废什么话!这个经理你不想干就吱声!”
  苗鹏举彻底暴怒。
  江伟立马蔫了,赶紧走到周天近前。
  “这位先生,对不起,刚才是我不会说话。”
  周天都懒得看这个江伟,他把目光落在苗鹏举身上,不知苗鹏举在搞什么鬼。
  苗鹏举一看周天望着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看来少爷这是不接受道歉啊!
  少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呢?
  明白了,少爷是让我看着办呢!
  “江伟,你被解雇了。”
  苗鹏举冲江伟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滚蛋了。
  江伟差点瘫软在地,彻底傻眼。
  寰宇国际的员工待遇,是全市最好的了,丢了这个工作,对江伟的打击实在太大。
  苗鹏举一向言出必行,江伟知道求爷爷告奶奶都没用了。
  钱小非!你是把哪路神仙给弄来了,害老子丢饭碗。
  江伟肠子都悔青了,暗骂着钱小非,离开了办公室。
  钱小非也有点傻眼,本想在李若雪和张淑云面前侮辱周天的,反倒让周天有了面子,把江伟还给坑了。
  “苗叔叔,因为这点小事就把江伟辞退了,不至于吧。”
  钱小非表面上镇定,心里却挺虚。
  连他老爸见了苗鹏举都虚,更何况他了。
  “钱小非,我做事还用你教吗?”
  苗鹏举冷笑了一声,完全没把钱小非看在眼里。
  “我……”
  钱小非吃鳖,却不敢在苗鹏举面前放肆。
  “这位先生,您看……,这样您还满意吗?”
  苗鹏举笑容可掬,恭敬万分的问周天。
  “嗯。”
  周天一脸淡定,只是轻嗯了一下。
  但对于苗鹏举来说,无疑吃了颗定心丸,少爷他不责怪就好。
  一边的张淑云早看懵了,她怎么也想不通,苗鹏举那样的大人物,怎么会对她这个没用的女婿如此高看。
  李若雪也是一脸惊诧,一双美眸望向周天。
  李若诗更是摸不着头脑,自己这个废物姐夫,怎么有这么大面子了?
  “满意就好,满意就好,嘿嘿……”
  苗鹏举激动的搓着大手。
  “先生,请问您想应聘什么工作呢?”
  就在这时,柳月儿扭动腰肢走到周天面前,娇滴滴的轻声问道。
  这个女人是很会把握机会的,她知道周天可是顶级富二代,要是能让周天看上,她可就发达了。
  “呵呵,只要不扫厕所就可以。”
  周天淡淡一笑。
  “瞧您说的,您这么仪表堂堂,当个经理都不为过。”
  柳月儿媚眼如波冲周天直放电,然后又问苗鹏举,“是吧董事长?”
  “是啊是啊,正好人事经理出空缺了,要不您暂时当个经理玩玩?”
  苗鹏举忐忑的问周天,他始终认为周天只是闲着无聊来应聘,就是玩玩的。
  “我的天,经理?”
  张淑云忍不住激动起来,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苗董事长。
  要知道,她女儿李若雪的职位,也只是经理级别而已。
  苗鹏举见状误会了,以为张淑云不满意,赶紧说道:“让这位先生当经理是屈才了,要不总经理?”
  “总经理!?”
  这次是张淑云和她两个女儿,三人异口同声的惊呼。
  苗鹏举汗都下来了,少爷也不表态,这可如何是好!
  “要不,我辞职不干了,让这位先生当董事长怎么样?”
  苗鹏举一脸苦相,跟张淑云商量着。
  张淑云眼睛瞪得牛大,“董事长,您,您是不是吃错药了……”
  “大姐,您说是就是。”
  苗鹏举咧嘴苦笑。
  张淑云听了差点栽倒,她真怀疑苗鹏举是不是疯了。
  “行啊你,还认识这么大一个董事长呢!是不是跟人家早串通好了,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张淑云回头一阵冷笑,问周天。
  “妈,我和他真不认识。”
  周天摇了摇头。
  “行行行,还学会撒谎了,等回家再审你。”
  张淑云哼了一声。
  “喂,当董事长太扯了,你要个总经理应该没问题,嘻嘻。”
  这时李若诗小声的对周天打趣道。
  “别乱说,人家是在开玩笑的。”
  周天对李若诗道。
  李若雪始终没说话,她现在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周天。
  “先生,您看……”
  苗鹏举忐忑不安的立在那里,急得直冒汗,就等周天指示呢。
  周天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明白了。
  十有八九,苗鹏举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不然绝不会如此。
  “我回去再考虑一下吧。”
  周天平淡的对苗鹏举说道。
  “那好,我在这随时恭候大驾,这是我的名片,有事随时打电话给我。”
  苗鹏举拿出张名片,恭敬的递给了周天。
  “还有我的。”
  柳月儿也拿出名片,直接塞进周天的手里。
  “也别忘给我打电话哟。”
  柳月儿嗲嗲的声音对周天说道。
  “我们回家。”
  李若雪瞪了柳月儿一眼,拽着周天就往外走。
  苗鹏举带着柳月儿,一直把周天送到公司门外,远远的看着。
  从始至终,苗鹏举都没正眼看钱小非一眼。
  钱小非气得牙都痒痒,感觉很是没面子。
  他也纳闷苗鹏举今天抽什么风,为什么要把周天捧那么高!
  “阿姨,若雪,快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去。”
  钱小非强挤一丝笑容,殷勤的说道。
  “不用了,我们打车回家。”
  李若雪冷冰冰的道,然后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若雪,你上司要再为难你,你就告诉我,我能搞定的。”
  钱小非对李若雪说道。
  李若雪全当没听见,和周天一起上了车。
  看着出租车走远,钱小非狠狠的啐了一口,“呸!贱娘们,装什么高冷,过几天就让你跪地上唱征服!”
  ……
  到家后,周天刚要回房间,就被张淑云叫住了。
  “周天,我问你,你怎么认识寰宇国际的董事长?”
  “妈,我真不认识他。”
  “我不信,你要不认识人家,人家凭什么因为你开除江经理?”
  张淑云盯着周天,好像在审犯人。
  “你爱信不信吧。”
  周天摊了摊手,懒得再解释,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你这什么态度!”
  张淑云气得直跺脚。
  “妈,就凭他怎么可能认识那个董事长呢?人家可能只是为了维护公司形象,这才开除了江经理。”
  李若诗鄙夷的哼了一声。
  “那又让他当总经理、又把董事长位子让给他的,怎么解释?”
  张淑云疑惑的问李若诗。
  “那是人家幽默,逗这废物玩呢,嘻嘻。”
  李若诗笑道。
  “哦。”
  张淑云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
  “若诗,他好歹是你姐夫,以后不许再叫他废物。”
  李若雪对李若诗说道。
  “切。”
  李若诗一脸不在乎,躺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李若雪轻叹了一声,进了她和周天的房间。
  卧室还算宽敞,居中一张大床,角落里还摆放了一张窄小的床。
  周天正躺在这张小床上,和李若雪结婚三年多,那张大床始终是他是禁地。
  “周天,我发现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李若雪走到周天近前。
  “怎么看不懂了?”
  周天淡然一笑,坐了起来。
  “我看得出来,苗鹏举在你面前那么谦卑,并不是装的,因为当时他的手都在发抖!”
  “苗鹏举在北川市都举足轻重,他为什么会那么怕你?”
  “你家境那么不好,又没什么本事,这到底为什么?”
  李若雪疑惑万分,追问着周天。
  “若雪,三年多了,你还是第一次跟我说这么多话。”
  周天望着李若雪绝美的脸庞。
  李若雪一怔,莫名的涌上一丝愧疚之感。
  她很少像现在这样,跟这个自己嫌弃了三年的男人近距离目光交碰。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还是很喜欢她的。
  而她,三年来都没履行妻子的义务。
  “以后我会多陪你说说话。”
  李若雪望向窗外,轻声道。
  周天听了这话,不免有些动容。
  “若雪,其实我一点都不穷,更不是废物!你老公很有钱的,你不必因为这些抬不起头……”
  “什么?”
  李若雪怔住了。
  但很快,她的眼中就现出了一丝厌烦。
  “周天,当着我的面就别吹牛了,好吗?你这样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
  第5章 如此厚颜无耻
  吹牛?
  周天目光闪烁了几下,把话咽了回去。
  自己穷鬼的形象早已根深蒂固,就算说出实情,也没人会相信。
  李若雪见周天不说话了,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索性不再理周天,回自己的床上躺下休息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周天和李若雪一起出了家门。
  每天李若雪上下班,都是周天开车接送。
  “回去慢点开。”
  到了公司门口,李若雪下了车,嘱咐了一句。
  “好。”
  周天答应了一声。
  刚想开车离开,就看到一辆红色奥迪轿车驶来,停在了公司门口。
  车里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短发女子,一身的职业装,一看就是精明干练型的。
  “你行啊李若雪,一天天的比我还牛,还有专职司机哈!”
  短发女子面带冷笑,阴阳怪气的对李若雪道。
  李若雪不免有些头疼,这短发女正是她顶头上司,营销部副总张雅丽。
  “张总,是我老公送我,不是司机。”
  李若雪道。
  张雅丽一看到李若雪,心里就不舒坦。
  因为李若雪实在太漂亮了,身材又那么好,张雅丽嫉妒得不要不要的。
  “呵呵,我以为你又勾搭上哪个野男人了呢,闹半天是你那废物老公啊。”
  张雅丽一阵冷笑,还扫了车里的周天一眼。
  周天在车里听得很清楚,他真是无语极了。
  连若雪公司的人都管自己叫废物,也是醉了。
  “张雅丽,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李若雪大声说道。
  “哟,没搞错吧你,我是你上司,需要尊重你?”
  张雅丽很气人的看着李若雪。
  李若雪气得芳心乱颤,张了张小嘴,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她知道张雅丽是故意刁难她的,这女人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想把她挤出公司。
  跟张雅丽正面硬刚,只能使自己丢掉这份工作。
  “以后再敢欺负我老婆,你会后悔的。”
  就在此时,周天下了车,盯着张雅丽。
  “哈哈,真是笑死人,你这废物还会为老婆出头了?”
  张雅丽撇着嘴,又看着李若雪笑道:“李若雪,你老公这么不懂礼数,你也不好好管教一下?以后别带他出来丢人了。”
  说完,她扭动腰肢进了公司。
  李若雪深吸了一口气,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刚才周天为她出头,她的内心还是很触动的。
  这个男人再怎么不堪,至少心里还是有她的。
  “没事了,你回去吧。”
  李若雪望着周天道。
  “要不把这份工作辞了吧,别在这女人手底下受气。”
  周天说道。
  “呵呵。”
  李若雪苦笑了一下,“你一分钱不挣,我再辞职,咱们家喝西北风么?”
  说完这话,她仰起了俏脸,望向天空。
  但周天看得清楚,李若雪的眼中噙着晶莹泪花,仰着脸是不想让眼泪流出来。
  看着李若雪转身往公司里走去,周天不禁有些心疼。
  老婆这些年,不容易啊……
  一想到李若雪在公司这么受气,周天不由得火往上撞。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苗鹏举的电话。
  “喂,是我,周天。”
  “是少爷啊,您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传来苗鹏举激动的声音。
  周天心中一动,看来果不出所料,苗鹏举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你什么都知道了?”
  “是啊少爷,裘管家已经交代过了。少爷,其实寰宇国际是您家族的产业,我只是您的一介家奴……”
  这……
  周天很是意外。
  “好吧,既然如此,你帮我办件事。”
  “少爷请说。”
  “远达公司你知道么?”周天问道。
  “知道的,一个小公司而已。这公司得罪您了?放心少爷,咱们分分钟让这公司破产!”
  苗鹏举霸气十足的说道。
  “那倒不至于。我老婆在这公司上班,她上司叫张雅丽,这女人很讨厌,你想办法警告她一下,让她以后别欺负我老婆。”
  “没问题,我这就给远达老总打个电话。”
  苗鹏举很痛快的说道。
  周天挂断了电话,放心了不少。
  苗鹏举出手,肯定没问题的,老婆以后也不会被那三八欺负了。
  想到此,周天上了车,往家中驶去。
  突然,路边一辆熟悉的宝马轿车,映入眼帘。
  这不是钱小非开的那辆车么?
  周天心中一动,把车停了下来。
  这附近是家金店,透过玻璃门,周天一眼就看到了钱小非。
  想到钱小非对李若雪没安好心,周天的心里就不爽。
  更让周天大跌眼镜的是,在钱小非的身边,居然是丈母娘张淑云!
  此时张淑云正趴在柜台上,用手指点着柜台里面的各种首饰,跟店员交流着。
  顿时,周天明白了个大概。
  这个钱小非真有心机啊,买首饰讨好张淑云来了?
  周天没法淡定了,下车悄悄走进了金店。
  这家金店还挺火爆,顾客不少,周天隐藏在几个顾客身后,偷偷看着。
  “阿姨,这个金镶玉手镯不错,和您的气质正般配。”
  钱小非面带微笑,奉承着张淑云。
  张淑云听了很是开心,试戴了一下手镯,简直爱不释手。
  “小非呀,手镯是好,但就是太贵了呀,八千八呢!”
  张淑云说道。
  “呵呵,这都是小钱,只要阿姨喜欢,咱就买。”
  “那阿姨就谢谢你啦。”
  张淑云高兴的合不拢嘴,“哎,你这孩子真是懂事,又懂得孝顺长辈,当初若雪要是嫁给你该多好!”
  “阿姨,我愿意等!只要若雪肯回心转意,跟周天离婚,我立马娶她进门!”
  钱小非信誓旦旦的道。
  张淑云心动了,心想钱小非可比周天那废物强百倍,给自己买八千八的手镯眼都不眨一下,这女婿上哪找去?
  “行!回头我再劝劝若雪。”
  周天就在一边听着,气不打一处来。
  丈母娘啊丈母娘,如果你知道我家里有上万亿资产,首富,你还会这样说吗?
  “对了,刚才若雪给我打电话,说她上司已经给她赔礼道歉了,还保证以后都不再找她麻烦了!我听得出来,若雪很开心的。”
  张淑云欣赏着柜台里的一条千足金钻石项链,心不在焉的对钱小非道。
  “是吗?”
  钱小非很意外。
  自己是承诺帮李若雪解决这件事了,可李若雪的上司是谁,他都不知道,根本就没把握办成这事。
  “这还得感谢你呀!等若雪下班,我让她请你出去吃饭,单独感谢你一下。”
  张淑云一脸和蔼笑容,还冲钱小非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把握住机会。
  钱小非激动极了,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呢!
  “阿姨您太客气了,我这么爱若雪,帮助她也是应该的。”
  钱小非脸不红不白的,顺水推舟,直接把功劳揽到自己身上。
  周天见钱小非这么不要脸,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文学]回复数字16,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周天见钱小非这么不要脸,真的被恶心到了。
  他沉住了气,想再听听他们背后说什么。
  “小非呀,你看我戴这条项链能不能好看?”
  张淑云心痒难耐,指了指柜台里的那条钻石金项链。
  钱小非一看标价,头都大了。
  这条钻石项链,售价八万六!
  虽然他家里开公司挺有钱的,可他每月零花钱也就两万块左右,买八万多的东西,他还是很肉疼的。
  “阿姨,这个嘛……”
  钱小非面露为难之色。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文学]回复数字16,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张淑云一看钱小非犹豫,赶紧一笑,“呵呵,你已经给阿姨买手镯了,八千多块啊!哼,不像我那个废物女婿,八十八块恐怕都买不起!”
  “阿姨就是随口问问,不用你买的,这条项链太昂贵了。”
  周天实在听不下去了,这时走了过来。
  看着惊诧的钱小非,周天道:“才八万多,也不是很贵啊,这你都买不起,还在这装什么阔少?”